Translated by Google into: English繁體中文French日本語

第三次隔离

2020-04-25 16:17

昨天,我进了派出所,北京的派出所,原因是自己犯事了。

我在柳絮飘飞的四月前往北京,但目的没有多浪漫,只是来朋友的公司谋一份工作。期间,我见到了很多平时在网上聊天扯淡的朋友们,也一睹了几个大牛的尊荣。去年在上海街头谈笑风生的铁三角聚齐了,不大的两居室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息。工作从不 delay,顺利地推动着,一切似乎都在向上向好发展,虽然项目组里矛盾总是不断,但是大家的共识便是,技术以外都是朋友。

直到公司出现了内鬼的苗头,和那之后引发的所有事,引爆了我的大脑。本以为公司的同事即便各有想法,但目的是一致的,那就是把产品做好,卖出去,创造价值。很可惜的是,有这样一些人,居心叵测,非但和大家的理想没有归属感,还要想方设法从公司牟取利益。他们比大多数 95 后的同事年长一轮,这个年纪的人,应当比我们所有人都有经验,却财迷心窍,贪得无厌,想尽办法侵害公司利益。他们中有的人被上一家公司评价为虚荣无为,有的人欠着高额贷款,妻小都离他而去。很可惜的是,这二位入职时,公司没有对他们做过背景调查。

我的这两位前同事,已经几个月没有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,当公司决定请他们离开,并提供补偿时,他们终于败露丑恶嘴脸,并拿出策划已久的「秘密武器」。

这个「秘密武器」就是我。刚下飞机不久,我便受领公司一些开发任务,有的任务需要开发者过去交流才好推动。我抱着侥幸心理,在公司默许的情况下,屡次违反居家隔离规定,偷跑到公司,凭借着自己较强的反侦察能力,绕开各种监控摄像头混进楼里,并成功混熟了几个保安。我做出这些行为的初衷是为了公司,事后非常后悔,事实上,公司利益和个人利益冲突时,我不应该摇摆,而是坚定地捍卫个人利益,坚守原则。

正是我屡次来公司上班,被公司内部居心叵测的小人利用,以「封口费」为由向公司要价 30 万元的补偿。公司发放了一部分补偿后,这几个贪得无厌的人选择了继续举报,把公司节奏带入水深火热中。我们也因此去派出所录了笔录。好在民警宽容明理,只是依法给予我口头警告和重新隔离的处置,大家尽量把影响维持在最小程度,这才没让公司停止运转,也没有对保安、公司物业、小区居委会等增加额外的麻烦。

通过这件事后,我在为一个单位出卖任何重要的东西(包括身体健康、名誉、金钱)前,都会审慎考虑,违法的事更是想都别想。只有自己行得正坐得直,才不会让小人得逞。人在做,天在看,希望小人们好自为之。

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,希望我能和志同道合的同事们把事做成,到那时候,是走是留都不会有遗憾。

创建时间:2020-04-25 16:17

分类: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