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eken 的杂物间

14 object(s)
 

在广州的雨季

好久没写这种一二三四五的长文了,从上家公司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了要离开舒适圈的打算。那之后,写过私活,也参与了几个开源项目,其他时间除了必要的生活琐事,都花在了看书上。

买了四本书,分别是:《HTTP 权威指南》,《深入浅出 Nodejs》,《Docker 容器与容器云》和《算法基础》。现阶段我可以更肆无忌惮地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,而不被打扰,同时自由支配的时间更多了。晚上,关上电脑冲个凉后,泡上一壶绿茶或者熟普,美美地翻几页书,累了就睡觉,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。

从宁波离开后,我带着手头的一两个项目来到广州,住进一个不太贵的小公寓,外面的街道充满了烟火气,超市里的喇叭总是叫卖着特价商品,沿街的商店什么都有,电线杆子上贴着小广告和「不要打架,打输住院,打赢坐牢」,常用情侣们从各自的小窝出来,手挽着手去买菜,或是点上两杯奶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边的奶茶也不贵,花上五块钱可以喝一杯不正宗的白咖啡,加两块钱可以喝超大杯的珍波椰奶茶。虽然被告知治安不太好,但对于一个独来独往的成年男人而言,谁又会去下手呢(杰哥?)。

本以为疫情的影响渐渐消退,但最近广东又新增了几起病例,还是得提防一下,因此这几天都有好好戴口罩。

广东的雨让我联想起广东雨神的《广东十年爱情故事》,这首歌是被我寄存了回忆的,虽然现在听来土的一比。在部队的日子里,炊事班经常拿一个大音响(拉着走的那种)放这首歌,到副歌部分基本大家都能唱出来,很有感觉。

昨晚梦到了部队的日子,那是在 18 年的 8 月,临近退伍了,几个老兵在晚点名后,偷跑到饭堂后面的水槽拆水龙头洗澡,光着膀子,抬头看湖南的星空一片灿烂,满怀期待地憧憬着退伍后地生活。醒来时,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五点了,窗外飘着冷雨,关窗时一阵哆嗦,赶紧把短袖换成长袖,再打开一天的生活。

我把今年定义为沉淀的一年,无论是心性还是技能都一样。这一年里,我要放慢生活节奏,想通一些事情,为将来的打算做足准备,积蓄力量。